愿他们在梦里相逢——记艾青夫人高瑛(下)

更新时间:2019-09-11

  1958年3月高瑛随艾青去了北大荒,后又去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。这是王震将军特意向周总理把他们“要”去的。有王震将军和艾青过去在延安时熟识的战友的关照,环境恶劣,生活艰苦,在他们都算不上什么。何况高瑛从来不是什么“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的败类、寄生虫”,不仅家里家外什么体力活都难不倒她,连收棉花这样的重活,她竟也能战胜摘棉能手,令人刮目相看。更令她欣慰的是艾青修复了内心的创伤,又开始了文学创作,这也恰是王震将军所期望的。他写出了《踏破荒原千里雪》、《蛤蟆通河上的朝霞》、《苏长福的故事》,以及写石河子的《年轻的城》等诗歌,1966年还完成了数十万字的长篇《沙漠在退却》的初稿。

  然而,“文革”风暴一来,王震将军也无力对他们关照了,艾青的家被造反派抄了又抄,将毛主席、周总理给艾青的信件、文稿、书画、照片等等悉数掠走,还将他们从石河子押到最偏远 的有“小西伯利亚”之称的114团,赶 进了原接生羊羔用的最矮小、最简陋的“地窝子”。艾青的“生活费”被削减到每月45元,这是一家五口人的活命钱。不仅精神和物质都苦到极限,劳动量也大得难以承受:艾青一人负责打扫全连13个露天厕所,夏天一下雨,厕所里的屎尿得一瓢瓢掏出去;冬天屎尿结成冰,得用钢钎凿开,再拉到坑里埋起来……日复日,月复月,长期缺乏营养,生活条件恶劣,加上体力上超强的付出,精神上非人的折磨,摧垮了艾青的身体。高瑛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她变卖衣物,将连队扔掉的羊蹄、冻死的小猪拾回来,忍着腥臊剔毛、破肚,为给艾青增加一点点“营养”。在荒无人烟的戈壁滩上,拾一捆柴要走很远很远,为给自己壮胆,她就大声歌唱,唱着唱着往往不由自主地大哭一场,倒一倒心里憋屈的苦水,这苦水她从不在艾青和孩子面前倒……这样的日子一天一天挨,整整挨了5年!以至艾青的右眼生生给拖瞎了,左眼又严重充血,高瑛一级一级求爷爷告奶奶,直找到兵团领导开具“路条”回京,才保住艾青的左眼……直到1979年艾青政治上得到平反,恢复名誉,恢复党籍,他们一家才结束长达21年的“流放”,返回北京。

  高瑛被任命为艾青的秘书,她没有“夫贵妻荣”地去尽享安乐。而是像艾青落难时对艾青不离不弃一样,时刻像影子一样伴随着一贯严肃工作、低调做人的她的“老艾青”,想他所想,急他所急,无微不至地关爱他、照料他,使艾青终于又重新拿起笔,创作出《近接一个迷人的春天》、《致亡友丹娜之灵》、《古罗马的大斗技场》、《光的赞歌》……等一首首“有分量”的诗歌。高瑛既是艾老的秘书,又是妻子、管家、保健护士……无论哪个“角色”,她都尽心尽力,尽职尽责。连艾老也感慨地说:“我能娶到你做老婆,直是三生有幸!”她一直陪伴着她的“老艾青”,直到1996年5月10日,艾老带着他对家人、对祖国、对光明的深沉的爱与眷恋,走进历史,走向永恒……

  由于父亲的关系,我们很早就认识艾老。艾老签赠父亲的诗集,包括《宝石的红星》、《黑鳗》、《双尖山》等等,一直为我们所喜爱,几十年过去,其中不少诗句还能脱口背出。可惜的是这些诗集都在“文革”中失散,所以对艾老1987年9月签赠我们的《艾青诗选》也就格外珍惜。我们原不知高瑛大姐也会写诗,记得还是许多年前在《北京晚报》上读过她的《伞》,很短,却清新隽永,像一幅画,令人过目不忘。后来我们向她索要她写的《我和艾青的故事》时,顺便说起读她的小诗的印象。几天后,除收到她签赠的《我和艾青的故事》之外,还有她的诗集《山与云》,更令我们喜出望外。她说:“我生活在艾青身边,能写出点东西来,应该说是他对我的潜移默化。”这话自然不错。但高瑛自幼就热爱文艺,又富有悟性与灵气,完全具有作为一位优秀诗人的条件。何况她十几岁时就有诗作见诸报刊。连艾青也说:“你的诗就像你这个人,朴实明快”,“很有写诗的天赋,没能成为诗人,是我耽误你了。”高瑛未能写得更多,一是他们“落难”时,哪里有这样的条件与心情!结束“流放”后,环境变了, 心情也变了,她才在艾青与友人的鼓励 下,时不时写一些即兴小诗。但她未把这当作自己的主业,而是把主要时间、精力用在尽心尽力照料艾老上,正如她有一次同艾老开玩笑时说:“我在写一部‘长诗’。”艾老说:“咦,我怎么没有发现?快给我看看。”高瑛拍拍丈夫肩膀:“你不就是我的一部‘长诗’吗?我愿一直写,越长越好……”同时,她同艾老一样,为人一贯低调,绝不想借艾老的“光环”显耀自己。《山与云》的后半部,都是艾老病故后她独自写的。而且,她在《后记》中还说:“这本小诗集,对我来说,也许是一 个句号。”她的诗像《短句》、《浮云》、《脚印》等等,除了保持她一贯质朴、清新、隽永的风格外,更增添哲理性的思辨,因而也更加丰满与厚重。这次又有幸收到她亲录的新作《给我一个梦吧》,我们将它连同2009年元月她应我们之请,为我们抄录的几首诗一起珍存在心匣里。有一首歌叫做《好人必有好梦》,我们衷心地祝愿高瑛大姐和她的“老艾青”在梦里相逢……手机看六会彩开奖结果